Ta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中国曲艺——
北京琴书《鞭打芦花》
2019-03-01 阎栐橙 阅读 164
《鞭打芦花》
关学增
在列国有位大孝,名叫闵子骞哪
他本是圣人的门徒,一位大贤
他的父闵德宫是大夫之分
他的母早年病故
父亲又续了弦
李氏女过得门来又生了二子
她便把那闵子骞是虐待不堪
亲生的儿恐怕饥寒
时刻惦念
见子骞饥苦她不以为然
一样的孩儿李氏她两样看
两样吃来两样穿
这一年眼看着天寒霜雪见哪
李氏她起下了狠毒的心田
给亲生的儿做了一身棉裤棉袄
在里面絮的是最好的丝绵
给子骞也做了一身棉裤棉袄
在里面絮的全是芦花团
表面上看起来是又厚有暖
其实那芦花虽厚
可一点也不搪寒
闵员外只知道
这孩子们都一样
哪知道李氏在内里暗藏奸
这一日是腊月初八天气最冷啊
彤云密布阴上了天
那东庄的公冶长
请大夫去赴宴
闵员外命子骞、子文
随父去学话谈
在大门以外员外上了马
小弟兄跟随马后边
不多时行至在村庄以外
在那遍野荒郊
天气是加着倍的寒
不睁眼的老天哪
又降下了雪片
阵阵的朔风
像钢针往肉里钻
只冻得闵子骞抖衣而颤
在手中拿不住打马的鞭
叫了声爹爹呀
说儿我走不动啊
从来也没经过这么冷的天...
............
闵员外勒住丝缰回头看
见子骞得得的打颤
堆成了一团
见次子不觉得冷
是洋洋得意
你们俩穿戴一样
为何他不寒
分明是你这奴才又奸又懒
说着话怒冲冲
翻身下马夺过来皮鞭
那皮鞭一举
好像龙摆尾呀
皮鞭一落像怪蟒把身翻
直打得闵子骞在雪地里滚
他揪住了皮鞭苦苦的哀怜
求爹爹您饶恕孩儿我
冻死在中途路
也不再嚷天寒哪...
闵员外越打越用力呀
刷拉拉猛一鞭给打破了棉衫
那芦花飘飘飞满了雪地
闵员外捡起一看
啊?!是芦花团
忙回身把次子的衣服撕开看
见里面絮的却是最好的丝绵
哎呀、怪不得子骞身上冷
今天挨得打他有多么冤
不由己把打马的皮鞭就松了手
忙脱下外衣给子骞披上肩
儿啊!千错万错是为父的错
你亲娘一死我不该又续弦
咱不去东庄赴宴了
快随父回家转哪
见了你那后娘
我给你报仇怨哪...
............
父子们回村在门前下了马呀
把马交与子文去往槽头拴
命子骞先到书房先烤火取取暖
闵员外回奔上房是怒发冲冠
进门来面沉似水落下座
那李氏满脸陪笑迎上前
吆、员外 您因何去而复反哪
是不是路难走 雪大天寒
员外说:天寒我并不冷
现在有个饥寒之人在面前
我问你 咱跟前共有几个子啊
李氏说 共有三子在堂前
员外说 他们哪一个甜来哪一个苦
李氏说 三子都一样
不分苦和甜
员外说 他们的衣服是否也都一样
在里面絮的可曾都是丝绵
这一句话问得李氏
那脸上的颜色变
勉强的点点头说
啊,恩,都是丝绵
闵员外闻听忙往外走啊
唤来了子文与子骞
你们两个过去
让你娘看一看
那李氏一见低头无话言
闵员外气冲斗牛
取出纸笔墨砚
笔走龙蛇写上边
上写着 我妻李氏女
谋害前儿闵子骞
今写休书一刀两断
任凭她改嫁李四与张三
下面写年、月、日
按好斗印
刷拉拉扔在了李氏她的面前
李氏一见只吓得魂飞魄散哪
腿一软就跪在了员外的身边
员外呀、七出之条妻未犯
妻不该起下了嫉妒心田
求员外宽恩哪
容妻这一次
妻马上把子骞的芦花换丝绵
员外说 那芦花本是轻微物
随风飘荡不搪寒
三九天穿棉还觉得冷
何况是我儿子骞等于披着单
今日他几乎冻死在中途路
狠毒人你有何脸面来纠缠
你捡起这休书、快给我走
忽然间那闵子骞抢步上前
捡起来写好的休书两手捧啊
双膝跪倒泪撒胸前
爹爹呀
您把这休书收回吧
孩儿我替母求情啊
请您要容宽
儿的娘对儿的折磨儿无怨恨
乃是儿孝意不周才有今天
爹爹您千不念来万不念
念我娘照顾孩儿这些年
您今天真要是休了我的母
撇下我们弟兄三人
岂不更可怜
母亲在是兄弟们暖来
我一个人冷啊
母亲一走
那可是我们三个人寒
爹爹您思一思来想一想啊...
事到临头后悔难
后悔难啊...
闵员外激零零打了一个寒颤
万没想到被害之人
反把仇人怜
不由得二目之中也落下泪
前思后想 左右两为难啊...
半晌才说出话来
那音悲语颤
我那可怜的孩子
你想的很周全
儿啊 你若求情
别来求我
去求你那娘亲 老不贤
闵子骞闻听扭身一转脸哪
又跪向母亲带泪开言
求娘亲您饶恕孩儿我
亲娘死后就靠着您...哪...
把孩儿可怜
儿把您当成生身母啊
您不该在孩儿的衣内
絮上了芦花团
倘若是您走后
爹给我们再续个继母
兄弟们也和我一样
您心酸不心酸
那李氏闻听是又羞又愧
伸双手紧紧抱住闵子骞
儿啊 你对为娘十分的孝顺
为娘对你是心眼儿太偏
你不但不记恨为娘我呀
你反倒替娘求情
儿的海量宽
从今后为娘定要加倍的疼你
为娘不穿 我也得给你穿
说至此语不成声泪如雨点
闵员外见此情景
忙离座把妻子孩儿搀
我妻你既然把前非改变
咱就算雨过天晴 不要再谈
刺拉拉就撕碎了休书纸
摆上了一桌酒席 举家大团圆
这就是鞭打芦花单衣顺母啊
留下了贤孝的名万古传哪
关学曾(1922年8月1日-2006年9月27日),男,满族,原名关士清,出师后取艺名"学曾",是"单琴大鼓"第二代传人,北京琴书创始人。
关学曾生前曾任北京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关学曾与常年合作的琴师对"琴书"的唱腔、板式、表演进行了改良,唱腔上吸收了"乐亭大鼓"和"单弦牌子曲"的腔调;板式上由原来的三眼一板发展为慢板、快板、散板等;唱法上由原来只有"跺句",发展为"双跺句"、"大跺句"等;伴奏上使用扬琴、四胡、二胡,使音乐表现力更为丰富;曲目大都改为短段子,多以现实题材为主。1951年和1952年,关学曾先后两次参加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奔赴前线演出。抗美援朝的前线、自卫反击战的猫耳洞,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和声音。
关学曾14岁学艺,拜常德山为师习唱单琴大鼓。参与组建了北京曲艺团、北京曲剧团,积极编演新曲目。与琴师吴长宝合作期间,成功改良了单琴大鼓,并更名为北京琴书。《杨八姐游春》、《鞭打芦花》、《长寿村》为其保留曲目。创作作品百余段,演唱过上千个段子,演出近2万场。
1996年参与发起曲艺进校园活动,并参加了数十场演出。出版了《关学曾北京琴书经典唱段专辑》CD。有北京琴书泰斗之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0年中国曲艺家协会授予"新中国曲艺50年特别贡献曲艺家"称号。2003年获第四届中国金唱片奖。2006年9月荣获中国曲艺终身成就奖。
他的嗓音洪亮、宽厚,表演神形兼备,字正腔圆,唱腔优美动听,板式铿锵有力,在演唱上自成一家,让人爱听、爱看、过目难忘。
《鞭打芦花》是一个古老的传统民间传说故事,属于二十四孝之一,主要讲述在春秋末期,孔子的弟子闵子骞十岁丧母,其父再娶,但继母李氏对他虐待,给自己亲生的两个儿子做的棉衣里装的是棉花,给闵子骞做的棉衣里装的是芦花。冬天外出驾车时其父发现了这件事,决定休了李氏。但闵子骞尽力劝说,双膝跪地以情动父:"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留下高堂母,全家得团圆……。"继母深受感动,遂对三个儿子一般看待。
这个故事很感人,后人把这一故事称为"单衣顺亲"和"鞭打芦花"。又有诗称赞:"闵氏有贤郎,何曾怨后娘;车前留母在,三子免风霜。"另有豫剧、北京琴书、单弦、二人转等多种曲艺形式的《鞭打芦花》。
(弘扬传统文化,传承国粹是你我的责任与义务,让我们大家携起手来一起做件有意义的事情。)
此作品不存在
点赞
更多>
评论 4
举报
等你来写第一条评论
打开客户端查看更多评论

温馨提示
需要验证手机号才可以进行操作哦~,仅需验证一次!验证成功即送5万经验值!
立即验证>
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信息?

色情暴力 骚扰谩骂 广告欺诈 病毒木马 反动政治 其他
1.分享文章得V点 2.写V篇 领豪华礼包
扫码下载手机版V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