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俊俏媳妇丑陋郎(下篇)
2019-08-14 阅读 409
春华求实

俊俏媳妇丑陋郎(小说)
(下篇)
春华求实

(五)

过了几日,辛芝拉起杜明又要到镇政府去,杜明痛快地答应起身前往。但这次刚走出半里多路,杜明就喊起了肚子疼,不一会儿,他就“疼”得在地上打起滚来。辛芝见状,急忙俯下身说:“那咱不去了,我赶紧扶你回去看看医生吧!”杜明说:“不行啊!我已疼得走不了路了,要回你也得背我回去!”辛芝无奈,只好吃力地背起杜明缓缓地回走……待回到家中,辛芝已累得精疲力尽。

医生给杜明看过后说并无大碍,许是饮食不当肚子着凉了。辛芝哪里知道,杜明是有意而为之,他临走前偷喝了半瓢冷水。

要过不想过,要离离不成。辛芝一气之下独自回了娘家。她本想让二老出出主意,看看如何了却这门婚事。不料刚在家清静几日,母亲就催促她赶快回婆家去。母亲语重心长地说:“闺女呵,认命吧!咱这样的家庭可折腾不起呀!人丑不影响过日子,只要他对你好就行了。你若再这么折腾下去,我们二老的日子可就过不安宁啦!”

母亲的一番话动摇了辛芝离婚的念头。而恰在此时,二姨带着杜明来了。一见到辛芝的父母,杜明就大献殷勤,一口一个爹娘的叫着,直叫得二老心里暖烘烘的。午饭之后,虽说辛芝仍不情愿,但在父母的一再催促之下,还是跟着杜明回婆家去了。

杜明的确很精明,为搏辛芝的欢欣,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主动买些礼品,陪辛芝一起去看望她的父母。渐渐地,辛芝对杜明也产生了一些好感,暂时不提那离婚的事了。不久,辛芝便有了身孕。

(六)

第二年秋末,辛芝给杜明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杜龙。杜龙小时候虎头虎脑煞是令人喜爱。杜明每抱起儿子就亲个没够。他总说儿子长得象娘,大了准是位美男子。若以后再有了老二,那就唤他为杜虎。每当听到这话,辛芝的心里也美滋滋的。她嘻笑着跟杜明说:“那还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单凭你,还不生群猴子?怪不得你缠住我不放,原来就是为了让我给你家生龙育虎啊!”

“那是那是!”杜明也笑着回答:“黑鹊鹊做窝还想找棵茂盛的树呢!不过,就算你良田再沃,也离不开俺这赖种子啊!俺要不下种,你能生得出来吗?嘻嘻!”

“废话!”辛芝一听就拿起笤帚打了过去。“我要自各儿能生,那还不成了怪物?”
……
久违的笑声,随着儿子的到来,也时常在小院里飘荡。庄稼人的心愿,很容易满足。但有时也很脆弱,一句话语不当,一次意见不和,都随时会招来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日子就这么在喜怒哀乐间轻轻地滑过……

转眼间杜龙长成了大小伙子,他不滿十六岁就长成了父亲的个头。令人失望的是他没有朝着美男子的方向发展,而是越长越象他的父亲,只是比父亲显得威武壮实一些,而面部的缺陷却一点也不比父亲逊色。

一家人期望的“杜虎”迟迟没有到来,倒是等来了一位漂亮的千金。任人怎么看,这兄妹俩都不象兄妹。男孩随爹,女孩随娘。辛芝的牢骚和哀怨又如炊烟般地缓缓升起,而杜明的心气却似霜打的茄子蔫了又蔫……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杜明总想:这老天爷真是不公呵!儿子是杜家的根苗,女儿是杜家的过客,哪怕换换个儿,让儿子长得俊些,让女儿长得丑些,也不枉俺一番苦心呵!

(七)

杜龙不仅人长得难看,学习也很差劲。他刚念完初中,就说啥也不上学了,随父亲一起干起了农活。望着儿子那不求上进的样儿,辛芝和杜明也犯起了愁。这修理地球能修出啥个出息?(俺们那的农民都戏称自己是修理地球的,因为生产队常把地里的土倒来倒去)这不又是一个活脱脱的小杜明吗?况且儿子还没有老子那股精明劲儿,日后的媳妇怎么找?总不能还学老子再用骗术吧?

到了十八岁成婚的年龄,眼瞅着村里一般大的男娃们都陆续有人上门去提亲,唯独自己家里门庭冷落,辛芝和杜明更是愁眉不展。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可是吵来吵去有用吗?还得想想办法才是呀!

杜明突然想起省城有位远亲,在某建筑公司当领导。虽说近年来一直没有走动,但过去他家曾有恩于这位亲戚,他想让人家帮杜龙找份工作,哪怕合同工也行。那年代工人很吃香,每月都挣着工资,可比修理地球强多了。所以,村里人一提到某某是工人,不管是正式的还是合同的,女孩都愿找。只要能找到工作,那就不愁娶媳妇了。

杜明把这想法与辛芝一说,辛芝脸上即刻就出现了笑容。她急忙给杜明和杜龙各找出一身整洁干净的衣服,又准备了些路上吃的馍馍。一家人说动就动,第二天一早,杜明就带着杜龙起程了。

说来还真算运气,果然如愿以偿。一见面,那位亲戚极为热情和爽快,他滿口答应,即刻就让杜龙留了下来。杜明回村里后马上就宣扬开了:俺儿子在省城当工人啦!他大伯是那儿的经理。谁若找了俺杜龙,说不定日后也能进城呢!

在这千八百人的小村,这消息无疑似一颗炸弹,瞬间就被乡邻们传开了。

(八)

穿上新工装,乌鸦变凤凰。这回可轮到杜家牛气了!媒人踏上门,杜明倒不着急了。杜明说儿子已经有话:他要找的媳妇不仅人要漂亮,而且还得有文化,起码也得高中毕业,不然将来有了孩子,谁来给孩子辅导功课呢?媒人们一听,都撇撇嘴走了。

过了两个月,又有媒人找上门来,说县城附近有位姑娘,曾是县中学的校花,人家还会写诗呢,只是家庭成份是富农。如若不嫌弃,她可抽个时间去跑一趟。杜明刚想说不,辛芝急忙拦住他说:“成份不打紧,俺家还是地主呢!只要姑娘不嫌弃咱家,你就去给说说看吧!”

刚好儿子寄来了新照片。照片上的杜龙穿着一身新工装,头上戴着一顶军帽,脸上的弱点似乎已被隐去,显得比本人帅气多啦!辛芝把照片交给媒人,并嘱托媒人说:“俺儿工作忙,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若对方愿意,就让姑娘和家人来一趟,认认门,顺便也谈谈结婚的日期和条件。”

媒人走了,辛芝乐了,杜明也乐了。安静下来,辛芝又骂起了杜明:“我要不说话,你个老混蛋又把人家给撵走了。自己的儿子几斤几两,你还不清楚吗?你知道啥叫校花?校花就是全校里最漂亮的姑娘。你若再错过这个,还想找啥样的?只要人家不嫌弃咱,那就是咱儿子的福气啦!”

没过几日,媒人就传信儿过来,说对方基本满意,明日就要登门来看看,你们赶紧收拾收拾屋子吧!人家姑娘喜欢干净。老两口一听,即刻动起手来,辛芝收拾屋里,杜明收拾院子。女儿放学回来,也帮着忙里忙外的。收拾完毕,杜明头脑一转,和女儿商量:“闺女,你可否明天请天假呢?”女儿问:“请假干吗?”杜明说:“迎接你的新嫂嫂呀!”女儿点点头表示同意。

辛芝不晓得杜明又耍什么鬼心眼:“儿子相亲你让女儿请假干吗?”

杜明说:“你们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人家看不到咱儿子,瞧瞧咱女儿长得啥样,不也心中有数了吗?”

“哈哈!又是骗!骗!骗了老婆还想再骗儿媳妇!我看你们杜家这笔孽债,下辈子怎么去偿还?”

(九)

辛芝没想到,一场没有儿子在场的相亲,竟然进行得如此顺利。对方一家三口只在屋里屋外转了转,简单问了问杜龙的情况,又和杜家的女儿闲聊了一会儿,双方就急着定下了结婚的日期。末了,在杜明的提议下,女方又留下了自己的证件,委托杜家独自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一切准备妥当,杜明才给儿子拍去了电报,让儿子速速回家完婚。结婚那天,迎亲队伍去了好久才把新娘子接来。原因是新娘一看杜龙的真面目,不禁大失所望,她一下子后悔自己办事太草率了。她哭哭啼啼地对父母说:“坏事就坏在他家女儿长得太漂亮了!我怎么也没想到,兄妹俩的长相竟然是天壤之别,妹妹长得那么俊俏,而哥哥却长得那么丑陋,简直和照片上判若两人。这也太不符合情理,太不可思议了!”

外面的喇叭声一阵响过一阵,新郎候在外面焦急地等待,乡邻们堵在门口瞧着热闹……新娘的父亲急了:“女儿呀!今天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你纵有一百个不乐意可也得去呀!咱家本来就成份不好,你可不能再给老爹添麻烦,要了老爹的命呵!”

父亲的话深深地刺痛了女儿的心。新娘站起来擦干眼角的泪水,只好随新郎上路了。

(十)

新婚的那天晚上,杜家异常地热闹,院里挤滿了前来祝贺的乡邻。几位调皮的后生,把新娘堵在婚房的炕旮旯里,让新娘手端着油灯,不停地用脏话戏逗着新娘。新娘一声不语,只是用警惕的目光盯瞧着闹客们的举动。新娘简直太美了,披肩的秀发,嫩白的脸庞,高挑的身材,隆起的胸脯,犹如城里的姑娘一样俊俏,几位闹客都看迷了心窍。忽有人把灯一吹,屋里一片黑暗,几双手一齐朝新娘身上胡乱地摸去,新娘嗷嗷地叫着……杜龙走进屋来,重新点上油灯,把闹客们驱赶了出去。

其实,那晚闹客们并没有真走。他们见婚房熄灯后,又从墙头上翻了过来,几位嘎小子,都想听听这俊俏媳妇和丑郎的房事。

第二天上午,街上传来了新闻,说杜龙白娶了一位漂亮女人,人家一晚上都没有脱衣。杜龙好几次爬到女人身上,又都被人家给翻了下去,还被咬破了肩膀……

第三天的新闻更加精彩,说老公爹杜明也出来听房助阵了,他大骂儿子太笨,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

第四天,有人把这事告到了镇革委。镇革委的一名头头特爱管这等闲事,他命人把新郎新娘“请”到了办公室。那头头严厉地训斥了新娘。他警告新娘说:“杜龙现在是工人阶级,工人阶级是革命的领导阶级。你嫁给杜龙是完全自愿的,没有谁强迫于你。而你们现在又是合法的夫妻,你不与杜龙尽妻子之义务,就说明你仇视革命阶级!”那晚,新娘回去后再也没敢反抗,她只是用泪水打湿了衾枕……

后来,杜龙回城后,新娘也回了娘家。从此新娘再也没有回来。至于后来杜龙又找了怎样的媳妇,那就不是本篇的故事了……


文字原创,风光图片选自陈春玲摄影作品
此作品不存在
点赞
更多>
评论 14
举报
等你来写第一条评论
打开客户端查看更多评论

温馨提示
需要验证手机号才可以进行操作哦~,仅需验证一次!验证成功即送5万经验值!
立即验证>
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信息?

色情暴力 骚扰谩骂 广告欺诈 病毒木马 反动政治 其他
1.分享文章得V点 2.写V篇 领豪华礼包
扫码下载手机版V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