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张 局(短小说)
2019-03-24 阅读 160
刘贵赓
天太热,打了个祥子车。
  路边的柳树和我一样,蔫头搭啦脑,没有一点精神。祥子带个大草帽,汗流浃背地一撅一撅地蹬着车子。
  到哪儿老板?
  敬二路农行。
  买卖不错吧?
  凑合吧。
  这年头能凑合的都不错啊!
  呵呵,我笑了笑。
  刘老板现在牛逼了,不认识人了吧?
  哦?你是?
  他把车停在路边,掀起了草帽。
  是你?张局?你这是?
  唉,一言难尽啊……
  张局是他的绰号,他其实没当过局长,不过他差点当上局长。
  据说他和当时的领导混得挺铁,叫他当局长的舆论造得也挺响,只是他因为和公司会计关系暧昧,被她老婆闹到局里,他才没当上局长。
  张局国字脸大高个、裤线笔挺,皮鞋锃亮,西服领带,干净利索。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他时的形象。
  那时候他是一个国营钢贸公司的经理。我那时也想做买卖,苦于不知道干什么,所以骑个破自行车满街里乱跑,寻找商机。后来听说整钢材挺挣钱,我就跑到钢材市场去探听“地雷”的秘密。
  我装作买钢材的样子去和张经理搭讪,交谈中我暗自和张经理做了比较,我觉得我不比他差,除了长得不如他别的可以说都敢和他比,甚至可以说比他强。他这个样子都行我肯定就更行了!我充满了信心。
  唠着唠着我就把我也想做钢材买卖的意思说了出来,没想到张经理听了乐得差点背过气去,刚喝的一口茶也被他喷了出来。
  他说你开什么玩笑?就凭你那两万块钱就想做钢材买卖?太可笑了吧?你懂钢材业务吗?你知道Q235B是什么意思吗?你有关系户吗?
  我摇摇头。
  不是我瞧不起你,就你这情况,打死我也不相信你能成功。又缺钱又外行又没有关系户,一条不占呀。他还想说两句,后来觉得和我说这些好似对牛弹琴,就拿张报纸挡住脸,不再理我了。
  后来我毅然决然地做起了钢材买卖。虽然我们的资金不及他们的百分之一,虽然我们的场地不及他们的十分之一,但是我们船小好调头,我们服务态度好,我们不管是炎炎酷暑还是刺骨寒冬,都在场外迎接顾客,而他们却在温暖的办公室里打扑克,搓麻将,靠赊销来维持那庞大的开支。
  终于有一天,一个欠他们好多钱的包工头子携款逃跑了,他们那些引以为豪的国营职工遭到了灭顶之灾,公司倒闭,人员也都东走西散。这期间张局做过协警,帮人要过帐,开过小饭馆,都以失败而告终,以后就没有音讯了。
  我问张局,这几年你们就没通过司法途径通缉那小子?
  通缉了!好几年过去了,也没个动静。唉,说那些有啥用?说一千道一万,都怪咱自己。说实话,当初我是半拉眼睛也看不上你们呀,不管是资金场地还是社会关系和业务能力,你们和我们都没有可比性,可我们的思想意识不对啊,我们的经营理念不对啊,我们就是不被那包工头子骗垮也得被你们挤垮。你们啥干法?我们啥干法?买卖没有那么做的,可一棵树吊死的买卖打死也不能做!张局算是深有感悟了。
  到了农行门口,我说你等我一下,我快点出来,中午没事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好好唠唠。
  他说不啦,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我还有个顾客等着我去接呢,下回再唠!说着戴上那顶大草帽,依旧是一撅一撅地蹬着祥子车走了。
  我望了他许久,直到那顶大草帽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觉得张局能屈能伸大丈夫,他日肯定会东山再起。
  不久,我接到张局电话,他说他又重打锣鼓另开张了,中午举行开业庆典,请我参加。
  庆典挺隆重,圈里人去了不少。这是一个下马的预制件厂,有一台龙门吊,下面堆满了管材。
  我说条件不错,就是离钢材市场远点,对零售会有影响。
  酒好不怕巷子深,只要货便宜,多偏僻顾客都能找到你。
  对,你有客户啊。怎么,钱都要回来了?
  没有,大伙集资,朝亲戚朋友借的。钱不多,只能专营管材。
  我说专营一项也挺好,省心。
  他说我不针对散户,我就针对市场老板,你可要替我卖啊。
  我说只要便宜,那肯定不愁卖。
  放心,肯定给你便宜。
  没几天我卖了一车一寸管子,差5吨,我给张局打电话,说我是叁千二一吨卖的,检斤,你刚干,我帮你出货。钱你直接收就行!
  太好了,非常感谢!哪天请你喝酒!
  不一会儿,张局打来电话,说他的管子不能卖了。
  为什么?车都去了呀!
  我一检斤,我那管子都叁千八一吨了,咋卖?
  我惊愕了:怎么这么高的价格?
  他哀叹道:又被人骗了,管子头看着挺厚,和国标管似的,其实是薄壁管,理论换算两千八一吨,还以为便宜,结果检斤一算叁千八,赔大了……
  不久,张局又蹬祥子车去了,恰好被我碰见,我跳上了他的车子,问他为啥不干了?
  赔钱了,大家都埋怨我,一气之下不干了!
  我说做买卖谁没赔过钱?这点困难挺一挺就过去了。
  他说打伙的买卖没法整,鸡一嘴,鸭一嘴,大鹅没事也来一嘴。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打伙的买卖打死也不干了。他仿佛对人生的感悟更深了。
  望着他那坚定的眼神,我知道再劝无益,就说上敬二路农行。
  没几天,他给我领来了一个大腹翩翩的开发商,据说资产有好几个亿。中心意思是把我的公司当做他的物资部,他所有的钢材都归我供,一季度一算账。
  张局拍着胸脯说,这个我可以担保,我们曾合作多年。
  我说我这是股份制企业,这么大的事得和其他股东商量。
  他们走后,我从网上搜寻这个开发商,发现有40多家材料供应商、建筑商起诉他。
  这时张局打来电话,说这是一条大鱼,千万别放他跑了!
  我说他这条鱼太大,我这网太小,弄不住。
  张局说你谨慎是好事儿,但是太谨慎了也可能误事啊,这个开发商我了解,办公楼就有12层,宝马奔驰劳斯莱斯有好几辆,家趁人值,就咱们这关系,你打死我我也不敢忽悠你呀,我马上过去和你细唠!
  
  



此作品不存在
点赞
更多>
评论 11
举报
等你来写第一条评论
打开客户端查看更多评论

温馨提示
需要验证手机号才可以进行操作哦~,仅需验证一次!验证成功即送5万经验值!
立即验证>
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信息?

色情暴力 骚扰谩骂 广告欺诈 病毒木马 反动政治 其他
1.分享文章得V点 2.写V篇 领豪华礼包
扫码下载手机版V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