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一场疫情改写了命运:万物易逝,唯爱永存
2020-02-14 栖云 阅读 867
人生总有意外,朝云暮雨,得失荣枯。穿过轻尘弱草,还剩下什么,坚守什么?
又矢志不渝奔赴什么?
她叫费尔米娜(昵称娜娜),青葱欲滴,养尊处优。
他叫阿里萨,贫穷落魄,浪漫多情,做一份卑微的电报员工作。
一次送信,四目相顾,心澜叠起。
原本小挫轻扰,套路一段跨越阶层的清丽旖旎,却因一场霍乱,磅礴成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爱情史诗。
千滋百味,穷尽可能:
忠贞与放荡,礼貌与粗暴,隐秘与大胆,狂野与扭曲,柏拉图式的幻象与弗洛伊德式的欲念糅杂、撕扯、渗透,超时饱尝。
知乎上有一个提问:如何评价《霍乱时期的爱情》一书?
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创作的长篇小说。
放下处尊居显,拨开乌烟瘴气,时光在隧道尽头步步紧逼:
究竟什么才是爱情?


阿里萨:“爱你,是我唯一的宿命。”
对娜娜一见钟情。毫无征兆和伏笔。
娜娜的父亲靠贩卖骡子起家,自然简单粗暴,对这个打乱女儿幸福归宿的小职员强力阻击。
对女儿,则咆哮压制:
“你那么漂亮,那个送电报的根本配不上你。”
阿里萨只能退守偷袭,在一封封情书里直抒胸臆,相信他们会赢。
相信纯真如鲜花,终会燃爆季节。
他捻希望如灯,守童贞如玉。
然而娜娜被父亲押解回乡,徒剩他孤单苦闷,憔悴惨淡。
他在木椅刻下她的名字,在灯塔下为她守夜,无时无刻不祈祷她归来。
等到集市再见,今夕何夕,隔着一场霍乱。
浏览他的邋遢、萎靡、卑贱和可怜巴巴之后,她冷淡一句:算了吧!“我们之间,除了幻想,别无其他。“

因为,一场疑似霍乱的病倒床榻,让她遇到了给自己治病,绅士风度,医术精湛,高大稳重的乌尔比诺医生。那才是她夫君的标签。
尽管心如止水,微澜不惊。
而阿里萨,依然沦陷在自我渲染的“霍乱”里,难以自拔。
他的心开始雪崩!
是啊,爱情像多层蛋糕,一个人已经抵达另一层探险,另一个人却原地沉迷,错开的不止口味,还有时空。
一盆冷水,并无退怯。守望,等时间扫平障碍。等娜娜恢复单身。
单相思在燃烧!
从前那个失魂落魄的少年,成为对妇女老少通吃的欲魔。但始终守住一块净土,那是留给娜娜的爱情。
其说痴心一片,莫不如说给自己箍紧一道信仰:爱情不败。
阿里萨要做虔诚的爱情信徒。
什么是爱情?对于阿里萨来说,就是偏执狂!深陷红尘,依然翘望天堂,然后踩着信仰的梯子一路艰深。

费尔米娜:“爱比什么都困难。”
但丁在《神曲》中说道:“如果爱,请干净地爱,把爱情献给爱情。”
可世间几人明月入抱,不食烟火?
娜娜不吃茄子,但非素人。在她身上,优雅的生活与炙热的情感永远白刃相接,危机四伏。
乌尔比诺不但治愈了她的病,也仿佛治愈了她慌乱的青春,盲目的叛逆。
尤其,当医生拨开躁动人群,为她保驾护航的时候,实用主义高举起胜利旗帜。
也许依靠与体面,永远属于女人的第二层外衣。
所以,当集市与阿里萨相遇,她一口回绝。当丈夫去世,阿里萨觉得有机可趁,她狠狠地爆粗口:滚!
直到阿里萨不依不饶,满血复活一般用连珠炮似的信件攻破了她的防线。
从纯粹回到纯粹!只谈爱情。
人,总在最后的日子里,抛开世事外壳,直视内心。只有最后的时刻,才无需物质,让精神花朵层层绽开,袒露内蕊。
船长升起一面代表霍乱的旗帜,不打扰他们重坠爱河。
讽刺的是,阿里萨已继承叔叔家业,唯独航运公司的权力才可以这般肆意妄为。爱情,还是败给了物质。
所以,娜娜的爱情多少掺杂了水分,略显稀薄,却烟熏火燎地真实。

乌尔比诺:“我是多么爱你!”
对于爱情,如果说阿里萨像火,费尔米娜像水,那乌尔比诺就像冰。
冷静,透明,缺少温度。
新婚之夜,娜娜询问他爱她吗?
很多女孩,无法确定自己感情的时候都这样问,妄想通过对方的肯定焊实自己的决心。
外力像钉子,巩固了彼此,却弄伤了本质。
乌尔比诺回复一通冠冕堂皇的措辞,诸如婚姻最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安定。唯独没有触碰那个字。
有时,他也蹦出那个字,像背台词。
从树下摔下来,弥留之际,他再一次表白妻子:我是多么爱你。
更像包装,一部书出品时,总该配上漂亮的封面。
也许拥有太多,不值得孤注一掷。
对于乌尔比诺来说,婚姻是长久陪伴,偶尔溜出去犯规。爱情,远没有进化到刻骨铭心。

阿里萨令他交往的女人们痛苦,被杀或者自杀;娜娜令阿里萨痛苦,混乱又偏执地过完一生;乌尔比诺让娜娜痛苦,湮没激情,缺少生动。
也许爱情的别称就叫痛苦,不痛不爱,不苦不烈。
就像霍乱等等疾病,身体康复的同时,反思和清醒也与日俱增。
就像回到家里,娜娜望着庭院的长椅喃喃自语,仿佛阿里萨坐在眼前:如果和他在一起,会不会更幸福呢?
是啊,人生总有遗憾,再难的路也无非两种,其一遂心而为,无怨无悔;其二理智先行,怅然若失。
前一种需要承受失败,后一种需要释怀疑虑。
阿里萨深情地说:
“费尔米娜,我等待这个机会,已经有51年9个月零4天……”
生命中布满意外,霍乱是,邂逅相遇,被人念念不忘也是!
也许每个人答案的都不尽相同,但无法否认,爱情像一盏灯,照亮生命的路,令人追逐、留恋和神往。
穿越战争、疾病、迷惘、混乱……比较而言,唯有爱情能抗击岁月和死亡,永存不朽。
栖云,女,《读者》签约作家,辽宁省第六届“四佳人物”,《幸福的柴门》、《敬重卑微》等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读者〉百篇卷首语》等。著有随笔集《幸福的柴门》(吉林人民出版社)、《在指缝间歌唱》(中国青年出版社;青年文摘丛书)等。微信公众号:栖云微观
此作品不存在
点赞
更多>
评论 1
举报
等你来写第一条评论
打开客户端查看更多评论

温馨提示
需要验证手机号才可以进行操作哦~,仅需验证一次!验证成功即送5万经验值!
立即验证>
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信息?

色情暴力 骚扰谩骂 广告欺诈 病毒木马 反动政治 其他
1.分享文章得V点 2.写V篇 领豪华礼包
扫码下载手机版V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