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白鹿原》(2):田小娥的悲剧人生
2019-09-12 智者无疆 阅读 2047
《白鹿原》是当代文学大家陈忠实的经典之作,它以陕西关中平原为故事背景,讲述了白、鹿两大家族在历史巨变中荣辱兴衰的演变过程 。

正如作者在扉页上引用巴尔扎克的一句话所说的“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事实确实如此,《白鹿原》架构恢弘,人物众多,全景式地展现了中国近代历史的变迁。而时代的改弦易辙又和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书中的人都身不由己地被时代巨变的洪流裹挟着,他们没有选择地如蝼蚁般的和命运抗争,但都被历史的潮流所淹没。

《白鹿原》于1993年荣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它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意义毋庸置疑。

早在一九九三年《白鹿原》出版不久,我就有幸一口气彻夜读完了此书,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再次捧读《白鹿原》,给我心灵的震撼依然如故。《白鹿原》塑造的主要人物有白嘉轩、鹿子霖、白灵、黑娃、田小娥等,每个人物都被刻画得形象独特,个性鲜明,令人难忘。在我看来,田小娥更是白鹿原上的一朵奇葩。
田小娥无疑是那个时代的一个悲剧形象。

她虽然不是书中的绝对主角,但她被公公鹿三杀了以后仍然“阴魂不散”,一直到鹿三死去她的故事才慢慢烟消云散。

田小娥的故事让我想起了《金瓶梅》中的李瓶儿,李瓶儿在第六十二回虽然死去了,但她的故事在以后的章节中不断地变着花样出现,一直到第七十九回西门庆暴卒,吴月娘趁势一把火烧尽了西门庆给李瓶儿的画像以后,李瓶儿的故事才慢慢消失。陈忠实的写作手法和兰陵笑笑生有异曲同工之妙。

田小娥漂亮、纯朴、善良,在那个巨变的年代,田小娥属于传统女性与新型女性之间的过渡性女性,“过渡”注定背负着巨大转变的阵痛。

田小娥出生在书香门第一个落第的秀才家里,被父母出售给年龄大的足可以给她当爷爷的“年近七十的糟老头子”郭举人做小妾,这个过程一定有许多难以言说的苦衷,毕竟,田小娥的爹再不济也是一个受过教育的落第秀才。当小妾的田小娥并不幸福,受尽了郭举人大老婆的欺负,但从小就沾染了书香气质的田小娥注定和别人不一样。她也有最初懵懂的反抗意识,如:给变态的郭举人吃尿泡过的红枣。刚开始勾引黑娃的田小娥只是出于自己青春躯体长期的压抑和一种原始激情的释放,这个过程其实还包括下意识中对郭举人的报复行为。在和黑娃“偷情”的这段日子里,两人肆意地释放着旺盛的青春荷尔蒙,享受着勃发的最原始的激情,这段时间也是田小娥认为是最幸福的时刻。

实际上,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她只是满足并沉浸于和黑娃一朝一夕的偷情中,她对黑娃说:“兄弟,我明日或是后日死了,也不记惦啥了!” “兄弟呀,姐在这屋里连只狗都不如!我看咱俩偷空跑了,跑到远远的地方,哪怕讨吃要喝我都不嫌,只要有你兄弟日夜跟我在一搭……”黑娃压根没有想过往后的事,支吾说:“姐呀,你甭急……我还没想过跑……咱明黑间再说。”小女人说:“兄弟你甭害怕,我也是瞎说。我能跟你相好这几回,死了也值当了。”
郭举人对黑娃的宽容态度令人不解,只能解释为郭举人是封建制度忠诚的卫道士,他对黑娃说“她一个烂女人死了也就死了……”在他眼里,田小娥再年轻漂亮也只是不值钱的“小妾”而已,也不过是自己手里的玩物罢了,这也就理解了田小娥为什么要“偷情”,为什么要对黑娃说“兄弟呀,姐在这屋里连只狗都不如!”田小娥被郭举人一纸休书回家,黑娃千辛万苦地再次找到田小娥时,田小娥冰冷死去的心才重新燃起了希望。黑娃引着田小娥离开了田家什字,出村不远,俩人就抱在一起痛哭起来……哭声中既有压抑已久的委屈,更有劫后重生的惊喜。

可惜的是,回到白鹿村的黑娃和田小娥仍然没有逃出那张无形的网,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让黑娃苦不堪言,入不得祠堂拜不得祖宗,也见不得父老乡亲的面。整个家族都不接受违反了封建道德的田小娥,被逼无奈的黑娃只好领着田小娥在村外的破窑洞独立门户,他们第一次睡到已经烘干的温热的火炕上,又一次激动得哭了。黑娃说:“再瞎再烂总是咱自个的家了。”小娥呜咽着说:“我不嫌瞎也不嫌烂,只要有你……我吃糠咽菜都情愿。” 田小娥和黑娃不知道未来,但分明看到了希望。黑娃不辞辛苦地打工挣钱,他只是想和父辈们一样挣钱买地,然后经营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是贫穷限制了黑娃的思维,这样的生活其实就是黑娃理想中的幸福生活,但得不到祝福的爱注定没有希望。

只可惜在历史巨变的大潮中没有人能够幸免于难。懵懂无知的黑娃只是因为鹿兆鹏的一句话被感动了“你——黑娃,是白鹿村头一个冲破封建枷锁实行婚姻自主的人。你不管封建礼教那一套,顶住了宗族族法的压迫,实现了婚姻自由,太了不起太伟大了!”终于有人认可自己的行为了,血气方刚的黑娃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跟着鹿兆鹏搞工农运动,至于革谁的命,黑娃实际上是两眼一抹黑,其实就是为了自己和田小娥能得到家族人的承认而已,他并没有意识到运动的残酷。农协运动失败以后,黑娃开始了自己的逃亡之路,而田小娥的悲剧人生才刚刚开始。
黑娃显然是不成熟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逃亡以后留下孤独的田小娥意味着什么,黑娃肯定是爱田小娥的,只是这种爱并没有上升到某一个层面,这也是黑娃自身的原因决定的,“他回到窑里抱住小娥就忍不住大哭,哭得伤心至极浑身瘫软。他第二天早晨起来就动手担水和泥,把坍塌的猪圈补垒起来,把窑面上脱落的泥皮重新抹糊浑全,就像和小娥刚刚住进这个窑洞时那种居家过日月的样子,其实心境全非了。无法抵挡的沮丧和灰败的情绪难以诉说,他仅仅只是悲哀地向亲爱的小娥尽最后一点男人的义务了。”

田小娥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但她无力改变现状,等待她的是更多无法预料的苦难。田小娥是真心爱着黑娃,她就是想和黑娃过上一种平平淡淡的日子,正如她说“我不嫌瞎也不嫌烂,只要有你……我吃糠咽菜都情愿。”遗憾的是田小娥的愿望对她来说遥不可及,甚至只是一种奢望,她委身于鹿子霖其实也是为了救黑娃,可怜的田小娥根本就没有选择。她又被鹿子霖利用来打击白嘉轩,田小娥身不由己地彻底堕落了。田小娥明白过来以后也有过抗争,如:把尿尿在了鹿子霖的脸上。

田小娥从刚开始的勾引、取笑至慢慢地爱上白孝文,我们突然发现田小娥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无助可怜遇事惊恐万状的田小娥了,一种坦然写在她的脸上,这种心态无疑是可怕的,意味着田小娥已经认命了。白孝文为了田小娥众叛亲离,这种爱对田小娥来说是一种久违的爱,甚至超越了黑娃对她的那种爱。白孝文卖地卖房的银元也会给田小娥,就是在讨饭的路上心里也会惦记着她。

小说中有一段描写白孝文听到田小娥死去消息的文字让人心悸不已:白孝文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上,轻轻叫了一声:“亲亲呀我来迟了……”他似乎听到窑顶空中有咝咝声响,看见一只雪白的蛾子在翩翩飞动,忽隐忽现,绕着油灯的火焰,飘飘闪闪,孝文哇的一声哭出声来:“你知道我回来了呀亲亲……”一阵昏厥就扑倒在炕边上了。
黑娃跟随习旅长打仗不领田小娥可以理解,因为自己都朝不保夕,但黑娃当了土匪,已经有时间睡白玫瑰和黑玫瑰了,为什么不把可怜的田小娥领回山寨呢?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应该还是传统的宗法道德如鬼魅一样压着黑娃,“白鹿村”号称“仁义村”,黑娃从小耳濡目染,虽然顽皮不喜欢读书,但也知道当土匪意味着什么。书中有一段黑娃当土匪的文字描写:黑娃喝得脸红耳赤,伏在桌边放声大哭起来。他痛痛快快哭了几声,猛地站起来嘲笑说:“堂堂白鹿村出下我一个土匪罗!”自己当土匪已经是很丢人的事了,黑娃不想让自己爱的人也身陷其中。

当了土匪的黑娃找过一回田小娥,走进他的窑院,门板上挂着铁锁;他在鸡窝里看看鸡没有了,猪圈的栅栏门儿撇在地上没有猪了;他坐在窑院里一块石头上陷入柔情似水的回味,从腰里摸出一把银元从门道底下塞进去;最后在窑院接村路处站住脚,回头再瞥一眼破旧的窑洞的门板和窗户,踏上慢坡的小路离去了。而此时田小娥正牵着白孝文走进破烂砖瓦窑,不知道田小娥回来看见黑娃留下的银元时心里是否还会荡起一丝涟漪。

黑娃表面上看猛打猛冲,敢于冲破封建束缚的枷锁,把人们眼中的破鞋田小娥领回家,并且跟随着鹿兆鹏闹农协,但黑娃骨子里是保守的。 黑娃当了营长回家祭祖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离开了养育他的白鹿原,黑娃的内心是孤独的,他就像是一个中世纪的勇士,没有目标的左冲右打,可总也冲不出那张包围着自己的看不见的网。黑娃最后死在白孝文的计谋中,也是他的宿命。
田小娥一心想走出黑暗,可她至死都没有看见太阳。

失去生活目标的田小娥浑浑噩噩,就如无枝可栖的小鸟。黑娃为她可以不认自己的爹,白孝文为她离经叛道,可最后居然没有一个男人能保护她,她逃的过饥荒,逃不过世俗的偏见,田小娥最终走向了灭亡。席卷白鹿原的大瘟疫还让死后的田小娥受到了人们的诅咒,骨灰被压在了六棱塔下。

田小娥是封建制度的受害者,她的悲剧也是她所处的时代造成的,其实也是时代的悲剧。身为弱女子的她根本就没有选择,她的命运值得人们同情。

田小娥内心悲愤的呐喊通过鬼魂附体鹿三这种新颖别致的方式表现了出来“我到白鹿村惹了谁了?我没偷掏旁人一朵棉花,没偷扯旁人一把麦秸柴禾,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人,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得我住下?我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我是个婊子。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月。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搬到村外烂窑里住。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么着还不容让俺呢?大呀,俺进你屋你不认,俺出你屋没拿一把米也没分一根蒿子棒棒儿,你咋么着还要拿梭镖刃子捅俺一刀?大呀,你好狠心……”田小娥震耳发聩的呐喊分明就是对旧制度的血泪控诉。

《白鹿原》(1):黑娃的人生轨迹
此作品不存在
点赞
更多>
评论 12
举报
等你来写第一条评论
打开客户端查看更多评论

温馨提示
需要验证手机号才可以进行操作哦~,仅需验证一次!验证成功即送5万经验值!
立即验证>
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信息?

色情暴力 骚扰谩骂 广告欺诈 病毒木马 反动政治 其他
1.分享文章得V点 2.写V篇 领豪华礼包
扫码下载手机版V篇